1. <tbody id="qpwue"><pre id="qpwue"></pre></tbody>

    2. <legend id="qpwue"><pre id="qpwue"></pre></legend>
    3. <button id="qpwue"><object id="qpwue"><menuitem id="qpwue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<tbody id="qpwue"><pre id="qpwue"></pre></tbody>

        在特斯拉風波中,上海車展開啟了智能汽車的戰國爭雄

        發表于: 2021.04.22
           

        可能沒有人會料想到,這一屆上海車展的風頭,會被特斯拉風波掩蓋。個中緣由,我們無從評說。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,如果產品質量有問題,那就應該維權和上訴,我們支持用戶走法律途徑。

        但真正為輿論加了一把火的,是特斯拉公司全球副總裁陶琳的回應——特斯拉不可能妥協,更不會和自媒體合作。這個回應,至少有兩方面的問題——她忽略了在公共傳播中,受眾天然的對于弱者的同情和聲援,以及把自媒體當做對立面的連鎖反應。

        △特斯拉聲明

        連馬斯克現在都出落到祝賀蔚來斬獲十萬加,而陶琳也轉發馬斯克微博表示:“無論是蔚來的十萬輛車下線,還是小米官宣造車,都預示著一個新時代離我們越來越近了,加速燃油車向新能源車的轉變,期待更多同行者?!本尤贿@么快就忘了馬斯克的氣度和格局,陶琳的回應確實顯得不夠高明和得體。

        特斯拉的“傲慢”,其實“翻譯”過來有這么三個意思:

        • 特斯拉用產品力說話,不在PR戰術里消耗,也不會像傳統車企一樣請媒體坐頭等艙;
        • 特斯拉不是像iPhone一樣的電子快銷品,所以需要不同的媒體策略;(參看《為何大眾剛宣布做電動車,特斯拉就成了靶子?》)
        • 時代需要特斯拉這樣的標桿企業;

        拋開這些風波和插曲,我們認為這一屆的上海車展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屆車展。它的內涵和外延,本應該得到更多的闡釋和延展。至少可以從這幾個方面來理解這一屆車展的歷史地位。

        01

        這是車企真正轉向電車的元年

        雖然這一屆車展,因為特斯拉風波,帶上了一抹吃瓜的色彩。但我們必須清醒的意識到,這是真正具有革命性的一屆車展。

        幾乎所有的車企都轉向了電車時代。那些還沒有來得及轉向電車時代的車企,可能都會在不久的將來逐漸會被時代遺忘或淘汰。這種轉向,突破了之前傳統車企游移不定觀望的臨界點。這一方面有全球政策和趨勢的影響,另一方面也在于整個行業需要新的變革的共識已經形成。

        △新能源汽車

        原來的傳統車企和自動駕駛對壘的局面,其實是不出手,就不會輸,更何況造車新勢力整體也都在爬坡。所以,傳統車企可以用傲慢來掩蓋自己基于成本和收益,甚至技術短板的復雜考量。但現在,傳統車企對新能源汽車和自動駕駛表現出的不屑,有了通過同臺對壘來檢驗的可能性。一旦大家都切入到同一個賽道,那么是騾子是馬,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第二,在車展上,我們見到了新的面孔——互聯網企業成為了車展上特別主要的一部分,比如百度這樣的互聯網企業,也成了車展的一份子,更不要說其他已經宣布要造車的互聯網企業。這就表明,汽車開始從純硬件的事物,變成了硬件加軟件的存在。硬件就指電車/新能源車,軟件就是無人駕駛系統,這是劃時代的變革。

        △百度Apollo合作企業

        電動化、智能化已經成為汽車產品共識。吉利極氪、上汽智己、上汽R、北汽極狐等老牌國產車企集中展示旗下電動汽車新品牌、新車型。國外汽車巨頭也展示了自己在電動化方面的努力和成果,寶馬展示了iX和i4純電動車,奔馳則展示了EQA、EQB、EQS三款純電車型,奧迪則帶來了Concept Shanghai的純電SUV概念車,這些都是傳統車企大踏步向電動化進軍的動作。和華為智造深度合作的賽力斯也在這次車展收獲了足夠的注意力。

        △塞力斯

        這個變革最大的意義在于,汽車將不再是一旦生產交付就基本一成不變的產品,而是會通過軟件的版本迭代,不斷地升級使用體驗。

        所以,今年對于汽車的發展的歷史進程而言,毫無疑問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,并且這也是汽車行業新產品紛紛落地的元年。而且,可以預見,未來新產品落地的速度也會加速。

        02

        能否再現智能手機開啟的“戰國時代”的圖景

        汽車,這個典型的傳統制造業,正在迎來新的“戰國時代”。當傳統的汽車工程師們還在研究如何制造出更好的燃油發動機時,電能在汽車上的應用,讓這一切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。我們一直在宣稱,人類早就進入了電氣化的時代,但汽車卻一直停留在內燃機時代,這是多大的反諷。長久以來,傳統車企業習慣于各種各樣華而不實的話術,來麻痹消費者,以延長自己橫亙的時間和空間,變得懶惰和不思進取。他們在輔助駕駛方面淺嘗輒止的努力,就讓莫名其妙的自滿,覺得自動駕駛技術不過爾爾。

        眼下我們所經歷的汽車時代的轉變,在我們目力所及的范圍內,最貼近也最類似的,可能就是功能機向智能手機轉變的過程。

        在Feature phone 的時代,諾基亞一家獨大,幾乎壟斷了手機創新的各種可能性,用戶也默認了這種狀況。但在Smart Phone興起后,對FeaturePhone 的沖擊幾乎是摧枯拉朽般的。而這其中最核心原因就是,Smart Phone 時代是互聯網人參與的時代。諾基亞之所以被迅速的摧毀和遺忘,是為因為基于Smart Phone 產生了新的信息獲取,而且產生了跨時代獲取速度的進步,也因此產生了全新的移動互聯網,以及隨之而來的移動互聯網時代。并以此來重塑了整個時代的信息界面和交互方式,也因此重塑了企業和企業家的排位。

        △智能手機

        那么,在這個新的時代,我們是不是能夠看到曾經手機時代的繁榮再次復現呢?smart Phone 時代,我們看到了這個很多很多的先驅,雖然最后也成為了先烈,也涌現出來了很多真正跨越歷史的人物,因為他們的出現,很多跨時代的產品才得以面世和落地。

        或許在當下這個關口,最有危機感的,是傳統車企,他們有更沉重的歷史包袱,也很難有足夠的勇氣不拖泥帶水的破舊立新。如果互聯網企業作為非傳統勢力找新的突破口,那么傳統車企整體就會顯得岌岌可危。如果因為布局新的業務線,而導致舊有的業務下滑,就會顯得兩頭都不著邊際。

        但這并不是說,入局的互聯網企業就沒有焦慮?;ヂ摼W巨頭級的企業,不進入車無人車這個賽道,就會失去一個巨大的新的增長點,但進入之后能不能做得好也會面臨巨大的壓力。但我們的建議和判斷是一貫的,互聯網企業一旦選擇這條路,就應該重劍無鋒,真干實干,不要在各種看上去利益最大化的溝通磨合中貽誤時機。(參看《Waymo不做自動駕駛L2,也許是谷歌“誤終身”的決策》)

        總之,我們可以斷言——從今天起,整個出行行業肯定會被互聯網化和人工智能改造。并且,從今天起就開始這個趨勢再也不會倒回去了,它一定是不可逆的。

    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        ? 日本奶水M||KSEX西野美幸